主页 > 教育新闻 >

各大电商瞄上优质浙江制造 看浙版“超级工厂”的超级

发布日期:2020-05-20 12:45   来源:未知   阅读:

“凯诗利”的数字化生产车间。拍友 郭斌 摄

提到“超级工厂”,或许你的第一反应就是特斯拉。但就在最近,浙江也提出了“超级工厂”打造计划。今年3月,浙江制造“超级工厂”计划启动,根据官宣,该计划以C2M(用户直连制造)模式为核心,瞄准浙江产业带上的制造型企业,以全生命周期的数据分析预测能力精准连接制造商和消费者,提升中小企业的综合竞争力。在国内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浙江此时提出打造“超级工厂”,很大程度上是希望推动传统意义上的制造型企业向有大数据根基的新制造企业转型,而拥有数据优势的电商平台与产业带的深入互动,将加速消费类制造企业从批量制造模式向个性化制造模式转换的进程。未来,“浙里”会长出怎样的“超级工厂”?近期,本报记者调研多个产业带,一窥浙版“超级工厂”计划下展露出的“尖尖角”。

电商巨头新赛道圈地优质制造资源

“凯诗利”的数字化生产车间。拍友 郭斌 摄

一排排一体化织袜机自行忙碌,管理人员脚踩平衡车“穿梭”抽查……在浙江诸暨,不少袜业企业的生产车间正发生“智”变。“以前传统袜机画好花样需要用U盘一台台去传输数据,现在,一台电脑就能管所有生产线的排单,一位管理人员就能照看两排袜机。”浙江凯诗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戚建军告诉记者,今年他打算在供料端也加上数字化模块,让“一个订单需要多少原材料”的前端生产也从人工计算转向数字化。“凯诗利”原先从事袜业产业链上游的化纤行业,去年向袜业生产进一步延伸时,戚建军就确立了要做差异化中高端市场的目标。“我们做化纤时就提供一对一服务,袜业企业想做出什么样的袜子,我们就生产什么样的原料,现在可以自己配合。”他说。戚建军这番话,实际上暗含着C2M的根本逻辑:按需定产。而在当下,浙江制造工厂要去直面的需求从“企业客户”转向了“消费者客户”。当电商购物、直播带货等消费形态不断消弭工厂与消费者的距离,制造型企业也觅得了更多洞悉消费者需求、开发适销对路新品的良机。

“凯诗利”定位时尚潮袜。拍友 郭斌 摄

机会不是刚刚才出现的,但对具备优质制造能力的浙江企业而言,眼下却是抓住这个机会的最佳时点。一位长期研究浙江经济的人士认为,传统的外贸代工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前两年中美贸易摩擦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如今企业开拓国内市场的意愿、需求、动力空前强烈,而面对消费升级的海量市场,平台也有自我提升、抢增量市场的动力。可以说,此时推动“超级工厂”,有合力亦有共振。今年3月26日,淘宝首次发布C2M战略,阿里巴巴副总裁、淘宝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提出,未来3年,淘宝将帮助1000个产业带工厂升级为产值过亿的“超级工厂”,为产业带企业创造100亿元新订单,在全国范围内重点打造10个产值过百亿元的数字化产业带集群。瞄准浙江制造产业带的不止是阿里巴巴。此前,拼多多与宁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唯品会也与温州开展合作。“电商平台希望将市场最流行、最紧缺的产品数据反馈到生产端,从而得到更理想的产品。”在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经济师吕淼看来,这个不约而同的举动背后,是平台利用数据优势优化供需关系的市场选择。在这场优质制造资源的“圈地”角逐之中,浙江为何成为大家的共同选择?电商平台们想做什么?拼多多副总裁涌泉的话里有部分答案:超过1000位技术工程师和产业专家将帮助宁波各产业提供定制化的大数据研发建议和智能化生产方案,将通过增强创新能力、做强产业链条、推进融合发展,打造一批外贸转内需的典型企业。“电商平台对接制造企业,只为干成一件事,那就是让优质的浙江制造占领国内消费升级的市场,以此提振市场信心,激发制造活力。”省经信厅副厅长岳阳认为,“超级工厂”要通过市场供需的数据洞察撬动制造环节的变革,浙江作为互联网强省、电商大省和制造大省,有优势、更有能力培育出自己的“超级工厂”。

浙江制造新特质产品硬核讲好故事

近几年,包括网易严选、淘宝心选等在内的“工厂直连”模式以性价比优势构建起有效满足消费者对品牌、品质需求的新型商业模式。淘宝数据显示,消费者关注的性价比产品中有近四成源自全国各地产业带。

嘉乐自主品牌悠伴空气炸锅

过硬的制造能力是浙江打造“超级工厂”的“基本盘”。宁波市嘉乐电器有限公司负责人有一次到上海朋友家做客,这位朋友家里的一款国外进口品牌的空气炸锅引起了他的兴趣。??不是因为这款空气炸锅有多稀奇,而是它其实就产自“嘉乐”。“当时我就在想,我的产品贴上国外品牌的标签,又被我的朋友漂洋过海给买回来了,为什么我不能在国内销售呢?”该负责人跟记者回顾起这桩“小事”。要知道,“嘉乐”从2013年开始,一直是全世界产量最大的空气炸锅制造企业。去年他们在国内打出空气炸锅自主品牌“悠伴”。和“嘉乐”一样,越来越多外向型的浙江制造企业看到了内需市场的庞大潜力,开始通过内销市场修炼内功、开发新品。“艾斯伯格”是慈溪一家做车载冰箱出口的制造企业,前两年和杭州瑞德设计合作推出一款“化妆品冰箱”。2019年推向国内市场后,迅速跻身国内细分领域销量最好的化妆品冰箱队列。“原来车载冰箱就四四方方的,颜色十分单一。经过设计后,冰箱造型曲线感很足,圆润可爱,色彩选择丰富,更关键的是,全新定义的化妆品冰箱一下子就抓住了年轻女孩子的喜好。”该公司负责人罗女士介绍,目前企业外贸订单受到疫情影响,但国内订单在持续增加。产品“硬实力”之外,浙江还缺什么?精准的数据洞察能力。“我们每一季会做50款以上的袜子设计和打样,最终会有20款左右进入市场销售,其中约一半左右的产品能符合销售预期。”浙江和茂盛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仁勇告诉记者,目前库存的把握基本靠市场反馈的追单,在数据赋能之下,企业如何提高生产端的精准性和后端的反馈效率是他最关心的。此外,浙江制造还需要讲好故事的能力,讲不好故事,就很难在消费者脑海中占据一个好位置。“包装、文案、产品缺一不可。”浙江东方缘针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旭兵告诉记者,这并不是“怠慢”产品,而是“酒香也怕巷子深”。这几年,诸暨最火的菠萝袜就出自他们公司。在各类短视频平台上,把菠萝装进袜子的视频让这款袜子“自带流量”。除了菠萝袜,他们还打造了防污的可乐袜等产品,从名字到性能再到最潮流的直播带货、产地溯源模式,企业都在尝试。在追求理性消费、个性化消费的同时,90后、00后消费生力军早已在国际大牌旁边为中国制造留好了“位置”。“超级工厂”需要在实践中探索、成长出属于浙江制造的新特质,让更多企业具备定义、开发新品,精准按需定产、灵活应对供需变动的综合实力。“‘超级工厂’是优质的浙江制造实力与国内消费升级市场衔接的最佳结合点。”慈溪电子商务协会会长、宁波加乐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余雪辉认为,浙江中小型制造企业正在迎来崭新的红利期。而要抓住这一轮机遇,需要懂制造的制造企业和懂消费者的电商平台共同发力。

超级工厂新动能重塑产业分工体系

“超级工厂”如何“超级”?在寻访宁波、绍兴制造企业的过程中,企业经营者纷纷给出自己对“超级工厂”的理解和期许。“在诸暨,产业带资源整合的趋势非常明显。”陈仁勇认为,“超级工厂”的终极目标是帮助产业带提升产品附加值、在全球产业链中找到更高定位。陈仁勇创立的“阿格莱德”主打功能性运动袜,卖得最好的一款马拉松袜集合了上筒梯度压力、吸湿排等多项专利,定价达到128元一双。近几年,这样的创新产品在诸暨袜业产业带不断涌现,但OEM、ODM等生产模式,依然占据袜业市场的主流。

卡拉美拉以原创设计牵引数字化制造、销售

诸暨市袜业电商协会会长、诸暨市卡拉美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钟耀栋认为,“超级工厂”的核心不光在于平台能提供精准的数据洞察,而在于企业能否基于此构建起自身的商品匹配能力,“你既要有现阶段的商品销售数据,更要有全链条的快速反应能力,这包括制造、也包括设计。”“‘超级工厂’不是某个生产环节做得超级大,而是能在相关领域整合起一条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涵盖多个生产环节,形成‘大制造’。”东进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贤认为,能做好单个生产环节的是传统意义上的“超级工厂”,能够做好某几个相关环节、完成产品链高质量发展的,才是他心目中的“超级工厂”。余雪辉进一步表示,“超级工厂”不应只是某个工厂,而是在相对集聚的产业带上形成的工厂矩阵,从而形成更强的制造能力和更迅速的市场反应速度。以慈溪小家电产业带为例,除了终端的小家电产品,前道的模具,后道的各种零配件、机加工环节等,在方圆百里范围内都能实现配套。

卡拉美拉设计的袜子。

但这样的理想状态,对产业带整体能力提升提出了更高要求。钟耀栋告诉记者,“卡拉美拉”此前一直走轻资产运营模式,产品生产都交给下游工厂来完成,但从去年开始,一个小型的智慧工厂已被纳入规划。“袜子的生产设计存在季节性,企业可以快速调节自己的生产计划或者加力拓展新渠道,但部分下游生产企业效能不均、产能分散,传统的跟单、排单模式也很难具备数字化串联性。”他认为,诸暨已形成的产业链协同和精细化分工模式曾是袜业产业崛起的亮点,但如今反倒存在一定的制约性,这也是整个产业带提质升级时必须攻克的难点。陈明贤和钟耀栋想到了一起。“之前由于社会分工太细,各个环节各自为阵,反而不容易做出好东西,打造关键环节上的‘超级工厂’有可能取得突破。”陈明贤以大纺织为例:在这条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上,他们可以选择跟面料最相关的丝线-织造-染色-后整理环节“深耕”,他认为,这样的“超级工厂”更符合未来制造业的发展方向。“正在探索成形的‘超级工厂’有望重塑新的产业分工体系。”吕淼认为,在这次疫情面前,传统分工的全球产业链体系脆弱性被放大,产业链条环节过多、运输距离过长等问题加剧了整条产业链断裂的风险。未来,制造业供应链或将呈现出短链条、本地化、近岸采购等趋势,这也要求产业带上的浙江企业更大程度发挥其协同作战能力,在一个个“超级工厂”单元之上,为集聚的浙江产业带再造竞争新优势。

记者手记:“预”见超级浙江制造

采访中,有人给笔者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一提起口罩,大家脑海中第一反应很可能是3M,但其实3M的主要业务并非口罩。那么,为什么消费者会对3M有这样的“思维定式”呢?答案或许不止一个。但归根结底,好产品是影响消费者认知的最大因素。常年为国外品牌代工,足以说明浙江制造能力已不是问题。加上当前国内消费市场升级的大背景,让优质的中国制造更好服务国内消费者成为大势所趋。重新整合优质制造能力,摸清市场需求,制造出更加符合国内市场消费升级趋势的高性价比产品。目前来看,掌握消费大数据的平台和优质的浙江制造企业,可以联手做好这件事。正如一家浙江制造企业主所言:如果说加入WTO带来浙江制造快速走向全球是一次时代机遇的话,那么如今庞大的消费升级内需市场将是我们新的时代机遇。浙江制造企业现在更加注重品牌化、标准化,注重生产细节、生产质量,这有利于浙江制造提升核心竞争力。11年前,在阿里巴巴“春雷计划”首次启动之前,马云曾写下一封致全员信《冬天的使命》:“10年以后因为今天的变革,我们将会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再过10年甚至更久,“超级工厂”会让我们看到更好的浙江制造吗?不妨拭目以待!